<li id="h3mjd"></li>
    <dl id="h3mjd"><font id="h3mjd"><strong id="h3mjd"></strong></font></dl>
    <input id="h3mjd"><font id="h3mjd"><td id="h3mjd"></td></font></input>

            1. <dl id="h3mjd"></dl>

                    1. <li id="h3mjd"><ins id="h3mjd"><thead id="h3mjd"></thead></ins></li>
                      1. Top
                        首頁 > 信息化 > 思想界 > 正文

                        前易到聯合創始人湯鵬:技術男變身暖男總共分幾步?

                        今天的主人公是前易到用車聯合創始人湯鵬,自4月聯合周航、楊蕓發布辭職公告之后,湯鵬二次創業的量子保開始頻繁曝光,剛剛完成了A輪融資,由鑫澄投資領投,線性資本、IVP、昆仲資本等跟投,金額未透露。
                        發布時間:2017-09-23 14:44        來源:賽迪網        作者:于涵

                        引言

                        今天的主人公是前易到用車聯合創始人湯鵬,自4月聯合周航、楊蕓發布辭職公告之后,湯鵬二次創業的量子保開始頻繁曝光,剛剛完成了A輪融資,由鑫澄投資領投,線性資本、IVP、昆仲資本等跟投,金額未透露。

                        9e3df8dcd100baa1c891c4ab4e10b912c8fc2e64

                        2000年,湯鵬從西安電子科技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先后在8848.com、雅虎、淘寶擔任工程師、技術總監,低調地度過了職業生涯的前10年。隨后,31歲的他成為易到用車聯合創始人,37歲創立量子保。三十而立之后的這7年,反而是他成長和變化更快的階段。

                        湯鵬的員工評價他為:情商超高、暖男、天塌下來都樂呵呵的,“像彌勒佛”;他最新的外號是,湯湯。

                        如果不知道他長達10年的技術工作經歷,我怎么也無法把這些形容詞,和“技術男”三個字聯系到一起。

                        “那時候整個人都沉浸在技術的海洋里。”

                        1999年,中國電子商務發端,B2B和B2C兩大代表企業——阿里巴巴和8848.com成立。

                        8848.com 贊助了當時轟動全國的“72小時網絡生存試驗”,從此作為唯一真的可以通過在線支付買到東西的網站聞名全國。

                        那時候,中國網民只知8848,不知當當和卓越,而阿里巴巴也僅僅剛剛起步。8848的網上銷售份額用“絕對壟斷”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2000年,剛大學畢業的湯鵬,懷著在電子商務領域成就一番事業的理想,加入了8848.com。但沒想到,同年互聯網泡沫破滅,8848也逐漸從沒落,最終與納斯達克無緣。

                        此后的4年,8848經歷了合并、轉型、業務拆分,身處其中的湯鵬也有過掙扎和猶豫,但仍堅持與公司共進退。

                        湯鵬說,那時候自己更多是學習的心態,面對很多高管離職,反而能很快擔負起更重要的職責,能更快速地成長。

                        雖然公司內部暗流涌動,但工作還是要繼續。湯鵬每天上班坐在電腦前,為了優化代碼跟自己死磕;下班回家學新技術和程序語言,在BBS上和全國各地的同好一起交流編程經驗。

                        “那時候整個人都沉浸在技術的海洋里。”湯鵬滿臉得意地說,當時他一坐就是一天,陪伴他的還有他最愛喝的可樂,桌上總放著好幾瓶。

                        這種樸素的堅守,讓湯鵬內心安定,卻無法阻擋第一波電子商務浪潮去勢兇猛。

                        2004年,8848董事長辭職、股東紛紛退出。在經歷了4年的掙扎之后,終于走向尾聲。

                        同年,湯鵬離開8848,加入雅虎,負責雅虎郵箱的系統研發。

                        從本地民營互聯網企業,到鼻祖級的互聯網企業,湯鵬感到最不適應的,是外企緩慢的決策速度。中國互聯網世界日新月異,但雅虎的內部流程完全跟不上環境的變化,等某個系統改動審批下來,往往已經不再適用了。

                        但這一年間,湯鵬也有了很重要的收獲。一次到硅谷出差,他認識了雅虎美國公司的工程師TY Lee。2005年,Lee 50歲,已經做了二十多年工程師,仍然很熱愛自己的工作。

                        似乎終于找到了榜樣,湯鵬更加堅信工程師這份工作,想要一直干下去,干一輩子。

                        “程序猿”的轉型

                        現在回憶起來,湯鵬說自己二十幾歲的時候,就是個普通的宅男。不善言辭,喜歡和計算機交流;玩《紅色警戒》、《仙劍奇俠傳》;頂多在BBS上和人聊幾句,還都是關于編程。

                        那時候湯鵬發現,工作中接觸的技術已經不能滿足他的好奇心,他利用下班時間,自學了ASP、PHP、JAVA,甚至比較了每種語言的優缺點。

                        這些對技術的極致追求,讓他在同部門工程師中逐漸有了威信。湯鵬說,工程師之間有自己的“語言邏輯”,可以很直接高效地溝通,這讓他在自己的舒適圈里如魚得水。但成長很少發生在順風順水的階段。

                        2005年,阿里巴巴收購雅虎中國,湯鵬也成為了阿里巴巴的員工,最初仍然負責搜索引擎開發。

                        采訪中,湯鵬多次用職級數字來描繪自己在阿里的發展和轉折。他認為,最開始的P6級別,就已經不是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工作,需要帶新員工一起做項目。而到M2、M3,他需要進行大量的跨部門溝通。但這些都不是他擅長的。

                        湯鵬認為,在這個階段,自己的溝通能力和情商得到了飛躍式提升:他需要經常代表工程師團隊,為項目爭取更多時間和資源,與業務方討論甚至爭辯,最終達到想要的平衡。

                        但是,如果把這個時間節點作為這位“程序猿”轉型的契機,似乎又有點草率。因為,記者固執地想找到某個“熔爐”時刻,凸顯他的改變,卻始終徒勞無功。

                        湯鵬的回憶是完全理性的,或者說他把回憶按照理性的標簽分類,最終只輸出結果。

                        后來,湯鵬帶過幾個M10的項目,在阿里巴巴內部,M10級別只有馬云一個人。馬云定期給他們開例會,經常說,“我不懂技術、不懂產品,但我會描述需求,會判斷趨勢。”

                        當時阿里巴巴的CTO吳炯,曾經是甲骨文和雅虎的開發經理,獲得了很多技術專利,但在和湯鵬的交流中,他也會更關心業務發展和市場,而不是只關注技術本身。

                        湯鵬很受觸動,他突然意識到,自己被自己的熱愛限制住了,在技術這個垂直領域挖得越深,他就越容易忽略自己在戰略和思考方面的短板。

                        2010年2月,湯鵬的同事陳琪離職創業,后來成了蘑菇街的CEO。陳琪坦言,“大公司內部做產品,在一個商業體系里很難爭取到資源,做的事情可能是沖突的。”

                        已經進入阿里5年的湯鵬,也感到了職業的瓶頸。當時他的職級是M3,和馬云的M10還隔著7層。

                        雖然帶著十幾人的團隊,但所有的工作幾乎都是執行、匯報,沒有設計和創造。與陳琪的感受相似,他“希望自己能做一些更有掌控力的產品。”就像他喜歡編程的原因:可以創造程序、控制程序。

                        但湯鵬依然沒有下定決心辭職創業。10年來,曾經在硅谷見到的工程師,他們最終成為架構師、研究員、科學家,一直是他為之奮斗的榜樣。他最熟識的TY Lee,現在已經六十幾歲,還在充滿激情地工作。

                        那半年,是湯鵬最糾結的一段時間。他說自己很少有負面情緒,不管多大的事,只要有一點希望,他就立即著手解決,但最怕的就是想做的事情因為種種原因無法實施,就會特別焦慮。

                        2010年2月,周航拿著一份PPT來找湯鵬,大談專車市場未來廣闊,要拉著他一起干。

                        周航想做專車的契機被講述過多次:他在虹橋機場打車,等了很久,打不到出租車,他由此開始思考中高收入階層的用車問題。

                        湯鵬也有類似的體驗,他當時頻繁到杭州出差,在西湖邊上,所有的出租車都“馬上要交班”,不拉活兒;在機場,往往一等就是2、3個小時。

                        那天聽完周航充滿激情的介紹,湯鵬感覺,等了很久的機會終于來了,當天就下定決心辭職。

                        2010年5月,易到用車成立,湯鵬成為聯合創始人、CTO。

                        “壓力很大,頭發都白了”

                        與連續創業多年的周航不同,31歲初次創業的湯鵬,還是感到了非常大的落差。

                        原來的同事都很不理解,他們認為易到做的是“租車行業”,問他,“為什么租車行業還需要產品、技術?”

                        而且,之前在大平臺湯鵬最不缺的就是人和資源,馬云說,在淘寶,你插一根扁擔都會開出花來。但創業公司一切從零開始,“沒有產品框架,沒有業務框架,所有都是你一手打拼出來的。”

                        湯鵬甚至自己去當司機,深度接觸用戶,“我就在想應該怎么做,是不是應該站到門口?人來了先給人開門還是先說你好?”

                        那時專車市場還是空白,易到通過網絡約車解決用車痛點,很快席卷半個中國。當年,一位開邁騰的司機稱在易到一個月2萬元的凈收入是保底。

                        2013至2014年,滴滴、快的拿了融資開始瘋狂補貼用戶,易到沒跟進,訂單數字猛掉。說起那段時間的感受,湯鵬半開玩笑地說,壓力很大,頭發都白了。

                        后來易到也加入燒錢大戰,湯鵬負責風控部門,通過技術手段控制刷單的司機和用戶。他經常碰到因為刷單被封號的司機上門理論,“為什么封我?我都是正常訂單!”他只能賠笑解釋。

                        作為工程師,湯鵬一直在遠離用戶的大后方工作,一下子沖到前線,直面用戶的質問,湯鵬直言,“很有挑戰,不太適應”,但很快補充,“人的潛力是無窮的,可以塑造出很多的可能。”

                        這時的湯鵬,確實已經不再是那個需要提升溝通能力的“技術男”了,團隊上下都評價他情商超高,能扛事兒。在三個聯合創始人里,周航和楊蕓脾氣都很直接,湯鵬就總是居中調和。

                        一次產品發布出了問題,周航周末把團隊叫到公司開會,痛斥產品經理。湯鵬那天發燒39度,還在會上幫產品經理分擔責任。后來周航知道他病了,也很不好意思。

                        湯鵬有白羊座的樂觀,但卻沒有沖動和暴脾氣,是只“非典型白羊”。而且他非常重視團隊,“我覺得(創業的)方向固然重要,但是有一幫為了理想而努力的人,我覺得什么樣的方向,都是可以做成的。”

                        創業初期,雖然也經歷了不少波折,但易到一直按著幾個聯合創始人最初的設想生長,湯鵬說自己雖累,但卻很有干勁兒。

                        后來樂視控股易到,本以為是戰略控股,最后變成了高管入駐,湯鵬逐漸感到“有心無力,想使勁兒卻使不上”。但就算最難受的時候,湯鵬也最多“一聲嘆息”,然后接著笑呵呵地面對下屬。

                        他把易到比喻成他們三個人養起來的孩子,而樂視卻沒有好好對它。

                        “目前是互聯網保險市場最黑暗的時候”

                        被架空的那段時間,湯鵬開始有時間反思公司的發展。

                        加入補貼大戰后,易到一直在虧錢,那如何能夠通過其他方式變現?通過嘗試,湯鵬發現場景化保險是最快的模式,用戶花費較少的錢買到乘車路上的保障,保險公司也有接入互聯網擴大業務的需求。

                        時間回到2009年,湯鵬是淘寶機票的項目經理,他發現,機票價格已經非常透明,幾乎沒有利潤空間。當時還沒有互聯網保險,于是他和保險公司合作,在淘寶機票平臺上提供傳統的人身意外險。

                        同樣是保險,為什么場景化的保險售賣就更容易被人接受?因為簡單,便宜。湯鵬后來回想,那時自己就想在這個領域做點事情,但卻苦于沒有條件,現在機會似乎成熟了。

                        這次湯鵬的創業,和上次一樣,選擇了這樣一條不太容易被人理解的路。每次去見客戶,先要花很長時間解釋自己到底是做什么的,“說賣保險,很多人第一反應就是騙錢的。”

                        保險的條文、險種太復雜,用戶只能依賴專業人士的建議,而保險銷售往往先從熟人開始,又都是大額訂單,很容易導致信任危機。誰還沒被親戚忽悠買過保險呢?

                        湯鵬的愿景就是讓保險更簡單,“所謂顆粒化保險,就是把保險切碎,希望讓所有有保險訴求的人都能夠買得起,比如快遞員、外賣員、閃送員。”

                        所有還沒有被保險覆蓋到的生活場景,都是湯鵬希望進入的市場。但他卻認為現在是保險市場最黑暗的階段,大家還摸不清這個行業到底要走向何方,但也可能是即將爆發的前夜。

                        當被問到是否有改變保險行業的雄心,湯鵬搖搖頭,“倒不是說改變,我們是希望幫助保險公司更好地接入互聯網行業,也幫助每個曾經被保險“傷”過的人,買到他自己真正需要的保險。”

                        后記

                        湯鵬最近在減肥。他和周航、楊蕓打賭,每個人拿10萬塊錢拍桌子上,誰先瘦下來錢就是誰的。結果錢都讓周航贏走了,他瘦了27斤。

                        他們還參加了連長(航班管家創始人 王江)組織的“幸福減肥神教”,通過戒糖減肥。但這是湯鵬最受不了的,他最愛吃的就是甜品,冰淇淋。

                        量子保的市場部總監洋洋提到,湯鵬“忽悠”她出來創業,就是邊吃甜品邊聊的。她還回憶起剛入職易到時對湯鵬的第一印象:她戰戰兢兢陪同老板們參加會議,結束后,所有人作鳥獸散,只有湯鵬留下來問她,“要不要捎你一段。”

                        現在量子保的高管,除了一位是外聘的保險專家,其他全部來自原易到團隊。員工中,這個比例超過60%。

                        專題訪談

                        中國制造2025之“三大轉變”

                        面對快速變化的國內、國際經濟形勢,中國制...[詳細]

                        合作站點
                        stat
                        新疆体彩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