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h3mjd"></li>
    <dl id="h3mjd"><font id="h3mjd"><strong id="h3mjd"></strong></font></dl>
    <input id="h3mjd"><font id="h3mjd"><td id="h3mjd"></td></font></input>

            1. <dl id="h3mjd"></dl>

                    1. <li id="h3mjd"><ins id="h3mjd"><thead id="h3mjd"></thead></ins></li>
                      1. Top
                        首頁 > 智慧城市 > 人物 > 正文

                        三角獸聯合創始人、CTO亓超:沉下心來做人工智能的“干貨”

                        中國AI技術在跟其他并存的技術來說,狀態還是偏好的。因為中國人在這個領域理解和這種創造力能展示出來,我們經常說是要彎道超車還是要換道超車,其實我們在這個賽道上還是走的蠻快的。
                        發布時間:2017-04-20 16:26        來源:賽迪網        作者:




                         

                        正值人工智能火熱之時,在鋪天蓋地的新聞都圍繞“人臉識別”和“刷臉”時,我們看到了人工智能的大腦級技術——語義識別的爆發和落地。語義識別和語音識別的一字之差到底意味著什么?將給我們的生活帶來哪些變革?

                        今天,我們有幸邀請三角獸(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角獸”)聯合創始人、CTO亓超做客賽迪直播間。作為一匹成立不久就成功融資三輪的“黑馬”,三角獸一直努力讓語義識別服務于企業服務、硬件和、IOT和泛娛樂產業。通過訪談可以看出,三角獸進入語義識別行業并不是追趕潮流,更是為了沉下心來做“干貨”,與合作伙伴共同促進技術成熟和技術的更多落地。

                        下文是本人對嘉賓現場采訪實錄的整理,歡迎各位看官讀通篇!

                        主持人:各位賽迪網的網友們,大家下午好。今天在直播間邀請了三角獸科技的亓超,亓總。讓他給大家分享一下心路歷程。

                        首先第一個問題是比較獨特的,我之前有了解過,咱們有一位創始人曾經說過,不愿意把自己定義為創業公司。我看到這個覺得蠻新奇的,想問亓總,您對此怎么理解,既然不愿意說自己是創業公司,對咱們公司的定位又該是什么?

                        亓超:所謂創業公司,不是大家容易接受的概念,因為畢竟是創業初期。從我們幾個創始人來看,三角獸不是趕什么熱潮來做某些事情,而是我們從最開始已經積累有十年的狀態去做這個事情。這個事情無論是在大公司做還是在新的團隊去做,本質上沒有改變我們對這件事情的做法。

                        主持人:已經深耕這個領域很久了,用比較時髦的話說已經是老司機了。

                        亓超:對,老司機。

                        主持人:我們有了解到,您公司這邊可能目前主要針對技術是語義識別技術,咱們選擇物聯網、智能家居領域,選擇這幾個領域的考慮是什么?在這幾個領域營收情況能否跟大家分享一下。

                        亓超:好的。AI主要行業分幾個大的分項。第一個是語音的部分,相當于語音識別的合成,這部分相當于人的耳朵和嘴巴,做發聲和接收信息。還有一部分處理圖象的信號,很多是人臉識別,圖片分類,相當于人的眼睛。還有一類是做控制類型的,這些都是AI領域大家比較認可的方向。其實我們做的是語義部分,相當于人的腦子部分。圖象、聲音都好,他們是偏向感知這一塊處理。在認知這一塊是要對收集來的信號再進行合理的處理和反饋,語義這部分恰好處在大腦部分,這部分是AI非常主要的部分。

                        主持人:偏向于后端。

                        亓超:偏向于認知。

                        主持人:咱們現在營收和運營情況方便透露一下嗎?

                        亓超:我們所有的客戶都采用收費模式,我們現在分成兩部分,第一是定制費,對于標桿用戶我們可能針對它的需求定制,對合作方收取費用。

                        另外一部分是服務費,按照流量或者賣出去的臺數去做服務的費用。目前來說,我們還算早期,在這塊雖然沒有達到很好的收支平衡,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往這塊努力了。從去年4月份開始到現在有陸陸續續7、8家客戶,每家客戶都會帶來收入。現在狀態很像我們先要跟合作方以及我們友商一塊把市場攻大,才有餅可吃,才能談更多的商業模式。我們現在努力的方面是把AI技術更多到場景中去,達到更多的可能。

                        主持人:剛剛您提到場景,這個也是我更想問的。在具體的場景當中加入語義識別的技術之后,在用戶體驗和產品性能上會有多么大的提升,這個是對于網友比較關心的,我實實在在能享受到什么。

                        亓超:明白,我們看AI這一塊特別是語義這塊技術,或是圖象技術也好,更多是相當于電子技術。它其實會在各行各業,各種行業都會有它的釋放和應用,在現在大家體驗的相對緩慢。但是類比于當年剛發現的時候,這個技術處理已經很快了。我相信AI技術不斷落地會帶來更多的直觀體驗。比如說您平時處理一些瑣碎的工作會由機器人處理。咱們其實有很多場景下已經在AI有一些釋放,例如你每次去飛機場,你進行驗證身份證時他需要核對您是不是本人,這已經有人臉識別輔助安檢人員去做這個事情,幫助他們做優化。這可能是你直觀感受到的體驗。

                        主持人:您剛剛提到的是我們在生物領域用的比較多,另外,我是關注到咱們之前也有跟小米電視有這樣的合作,把您這樣的語義識別技術直接嵌入到電視里。從這個角度來講,這個技術跟您剛剛提到的場景上有什么區別?

                        亓超:對于我們來說,技術都是相通的。無論是面向服務客戶還是終端客戶都是一樣的。在小米電視我們顯示的是:當搖控器已經不適合你的網絡電視場景的時候,可能更希望追求自然的交互方式。例如傳統搖控器頂多40多個臺,現在有100個臺,你要上下左右去選擇。現在網絡電視發展起來之后,有更多的電影、電視劇讓你選擇。對這樣的海量信息選擇,我們傳統電視已經沒有辦法滿足你的更好的交互方式。這里語音和語義交互可能會提到日常,讓大家感受更方便的狀態。現在更多面向的是老人和小孩兒。這種復雜的場景下,他們最自然的方式是語音。所以在這里頭找到蠻合適的點,也特別感謝小米為我們提供這樣的合適機會能夠落地語音技術。同時在其他場景下,產量市場比較多的像手機,我們也把我們的語音技術放在錘子科技的新手機,也大大提高大家對手機操作的便捷性,這個過程也能發生化學反應。我們合作方有具體的一些需求,三角獸有更多的技術希望去對接和落地,同時在這個過程促成體驗比較好的產品可以放出來,讓大家在實際當中體驗AI方面的便捷。

                        主持人:通過亓總介紹,我個人理解,今后我們在用到智能產品時說一句話,他可能就明白我的意圖。我開機我只需要坐在電視機前說要開機,它就會自動打開,調到哪個臺,咱們可能說中央五就會自動調到。

                        亓超:對。

                        主持人:這相當于懶人科技,大大解放了以前的人工勞動模式。

                        亓超:這塊包括剛才您提到的控制型。我們在小米電視交互上做的更深一些,舉例,當您要看英劇《神探夏洛克》,經常會被人叫成《神探夏洛特》,因為夏洛特更順嘴或者更普遍。這時候如果不做語義理解,可能你搜出來的名字就是《夏洛特煩惱》,因為它頻度也很高。當你沒有辦法記住片子完整名字時,我們需要給你做糾正,做更合適處理。當然同時我們會支持更多的狀態,像你剛才比較明確我要看中央五,發出指令。這就好比女同志去逛街,不是為了買一件衣服,就像男孩子是有目標的。其實用戶在看電視產生很大需求,我不知道我要看什么,需要你幫忙做推薦和引導,這也是智能的體現。

                        主持人:剛剛您有提到兩個應用場景,我想問一下咱們三角獸這邊未來還會拓展到哪些更多的應用場景,讓更多的方便和快捷落到生活當中更多角落,這有什么考慮?

                        亓超:我們現在對我們的場景分成三個大的方向,第一個方向是IOT硬件相關,包括手機、家電設備像電視還有包括像車里的設備,車載系統,硬件的范疇。我們在跟很多合作伙伴一塊去打造場景。第二個主要的方向是企業服務,我們會把企業分成不同的行業,因為每個行業有自己的特殊需求,我們目前在跟這么幾個方向行業一起合作,像媒體行業,包括傳統媒體也好或者互聯網媒體,幫助大家在新聞閱讀體驗方面得到更好的提升。另外一個企業方面,跟金融行業打磨產品,把金融行業售前、售后客服,包括資源和信息的匯集整合在一起。對證券或者其他用戶提供體驗。

                        還有一些方面,針對我們傳統的企業,例如像商場,我想知道哪些有川菜。企業方面,我們做行業的系統方案。

                        第三個主要方面是泛娛樂,重點打造IP形象,我們希望它有自動對話的能力。加入對話,雙方可以有更好的渠道溝通,提升粉絲活躍度。包括明星,直播主播有機器人幫助它做自動對話,去得到粉絲的忠誠度。這一塊想象空間也很大,我們認為在娛樂和游戲行業,其實它的市場空間和大家消費的能力現在來說是越來越強了。在AI這塊也蠻好的點,我們在三個方面已經和合作方推進這個事情。

                        主持人:聽過亓總介紹這個事情,我們第一個感覺是今后只要有屏幕、機器的地方都能實現人機交互,可能是未來這種對話將會代替我們現有的很多操作方式,可能未來真的是,我說一句話,我周圍這些設備,周圍終端,都能感覺到內在需求,并且提供很方便的服務。剛剛亓總講的合作場景是正在進行時,不是將來時,是已經在做的吧?

                        亓超:對,我們拿已經開始做的事情舉例。我想拋出一個觀點,現在AI熱潮很火,大家都對這塊關注度非常高,促成這個事情泡沫化非常嚴重。三角獸做真正的干貨,真正去做實打實的事情。因為很多情況下,比如去拋一些概念也好,做一個demo,要催熟AI果實,讓大家享受到這個過程。

                        主持人:以技術驅動應用場景的落地。

                        亓超:對。

                        主持人:下面我想問一下跟三角獸目前關系比較好的這些合作伙伴都有哪些,未來該會在更多的領域去拓展哪些合作伙伴?因為我們知道人工智能這個方面不可能一家大包大攬的,都是需要合作伙伴,三角獸在這個生態上面是怎么考慮?

                        亓超:現在我們跟很多的無論是大的公司還是小的公司都保持非常良好的合作關系,大的公司像百度、小米、騰訊我們都已經展開合作了。對于體量沒有那么大的公司,我們也開始有一些合作。像roket(音)也是創業公司,做類似于亞馬遜的平臺。在其他情況下,我們會更多跟場景之間距離比較近的合作伙伴去做,我們希望敞開懷抱,大家一塊在做促進技術發展。我們非常open,我們愿意跟任何合作伙伴做落地事情,包括和很多京東合作伙伴也在做。我們現在的狀態并不是我們去選擇誰,大家一起做事情,是這樣的過程。

                        主持人:好的,我了解。因為剛剛您在開篇的時候就有講過,說咱們三角獸是注重語義識別技術的公司,您也說過語義識別相當于人工智能的技術大腦。所以說我想問一下,您對大腦這個理解是怎么定位的?和我們最為熟知的語音識別或者其他概念有什么區別?

                        亓超:語音技術相當于人的嘴巴和耳朵,它是負責把我的一些反饋翻譯成語音的信號播出來,常見的產品形態像導航里。它會幫你播報導航路況,這部分處理首先是語音合成體現,但是真正規劃路線是后臺系統在做,這是兩個不同系統在運行。在這里語義部分是把語音轉化成文本之后,我們要對文本進行處理,比如你用語音方式跟機器去說“你好”,這個事兒翻譯成文本之后我要對“你好”進行適合的回復,這個計算的過程是語義處理的范疇,跟語音的信號沒有關系,這是對文本的處理。所以這里頭是對話的兩個階段,首先從語音到文本,然后是文本的處理。反過來是文本再去合成形成聲音的部分去處理,這是兩個不同的階段。

                        就像您的耳朵非常好使,并不代表你的腦袋聰明。很多情況下咱們說某位同學能力不是那么強,不代表他的聽覺有問題,不代表他嘴巴發語有問題,只能說他處理能力沒有別人強。所以在體現這塊能力強弱更集中在語義方面處理。

                        主持人:您剛剛提大腦這個話題,因為現在很多的人工智能技術它底層需要大數據訓練,需要一個深度挖掘。所以說現在這個數據就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大家都覺得數據是一個利器或者是決勝的法寶。想問一下三角獸這邊在數據獲取上,是有咱們自己的平臺還是咱們跟生態上的合作伙伴相互來獲取這種數據?

                        亓超:兩方面我們都會有。首先這個例子,假如說一個小孩兒,他在上學之前是圍繞自己生活半徑獲取知識,比如簡單認字,具備對話能力。上學之后會指定他學習數學、物理那是專項的東西,對那些知識來自于課本,這個狀態就好比咱們的狀態。對于AI語義處理基本能力,我們是采用我們自己數據的處理和運算的知識,非常大的數據量計算通過模型訓練。但是具體到某一個業務領域上,專業的數據還是要依賴于合作方一起構造數據。為什么我們剛才提到有這么多場景開始鋪開,我們希望我們三角獸培育的小孩,他有很多方面的知識,越來越聰明,全面的發展。

                        主持人:三好學生。

                        亓超:同時我們也會非常注重隱私的處理,比如我們現在訓練聊天系統的數據完全都是從互聯網可公開的數據,所有人都可見的數據去處理,不能去用很隱私的數據,這是非常危險的。我們所有數據都是大家都可以見到的數據。客戶的數據也同樣都是特別小心,極其保密,比如說這些數據特別的隱私,我可能選擇在客戶的機器或者機房做訓練或部署,保證數據的安全性。

                        主持人:剛剛提到的數據是咱們第一個,我覺得是人工智能想要取得突破性發展,就必須有重點攻破的地方。再想讓您談一下,這個語義識別在今后發展過程當中,您覺得還有哪幾方面可能需要重點攻關?

                        亓超:我們把語義或者其他方面比喻成這樣的過程。比如家里來客人,我需要做一桌子菜。首先第一步我要去市場買菜,這一部分相當于數據部分,如果沒有這些菜收集沒有辦法做菜,這部分很重要。

                        菜買回來之后就需要洗菜,數據處理就是清洗是非常重要的。第三步,我們認為工程師相當于廚師,他需要油鹽醬醋的材料,也是需要學習各種工具,如果需要更高級的做菜輔助東西,像鍋如果沒有,菜也炒不出來。另外炒菜的人手藝也要精,比如說高壓鍋給你,平底鍋也給你了,醬油醋都給你了,都是特別好的品牌,但是如果你不會做飯,依然炒不出味道好的菜。到第四步還有一個過程就是要裝盤子,因為再好的菜也要色香味俱全包裝好,這個過程到最終落到桌面上才是一個產品的落地。所以每個環節都有渴望要突破去打磨狀態。 比如廚師代表研發團隊的能力,工具的迭代,最早可能沒有高壓鍋做不出好的排骨,有了以后可能做這個事情比較簡單。隨著技術的發展,工具化也好,每個人的能力會越來越好。前面的狀態還是要有,每一步缺一不可。并不是說我只要突破了某一步,這個事情能解決。其實是一環扣一環過程。

                        主持人:也是想接著問一下您,剛剛正是因為您給我們詳細剖析了人工智能發展的每個階段當中會都遇到這樣或那樣的問題,這個技術離真正的爆發還有一段時間。這也直接導致了大家現在想起人工智能都是國外或者國際的品牌,可能對于中國的自主創新的品牌還有比較少的認知,請您大膽展望一下,什么時候當我們普通受眾提起人工智能的時候,我們不再想微軟小冰了,我們第一個想的是中國的某某品牌。

                        亓超:中國AI技術在跟其他并存的技術來說,狀態還是偏好的。因為中國人在這個領域有這種創造力能展示出來,我們經常說是要彎道超車還是要換道超車,其實我們在這個賽道上還是走的蠻快的。

                        微軟小冰背后也是這樣的背景,它由中國的團隊開發出來然后推到美國其他市場或者像印度、日本。這個是在微軟中國歷史上比較少見的狀態。所以從這個層面上也能體現出來,我們說中國團隊本身在這方面的創造力或者能力是很強的狀態。當然這里頭可能每個公司也好,每個團隊也好特別擅長的領域或者方向不一樣,最終我們促進這些事情發展。而且因為在中國市場,特別在互聯網市場也好或者移動市場也好,有很多場景可以把AI技術落到實際技術上,相對來講比國外更迅速更快一些。

                        我們希望中國這一塊研發團隊無論是從學術角度來說還是從產業界來說,把這個事情去做得更扎實。

                        我說的更扎實可能會是拋開另外一個話題,咱們中國人比較喜歡去扎堆做一些事情,這個事情AI希望大家有一個容忍度,希望大家一塊去把這個事情做成。不是說找幾位做更多泡沫化、概念化,需要沉下心做一些事情。所以這塊相當于很多很重要的技術迭代本質的驅動力,因為現在的狀況下過于火,可能會給咱們的普通用戶、合作方會有更高的預期,這個預期跟實際差距大之后會讓大家很容易失望,更好的狀態是大家在合理的預期下,慢慢給它更好的耐心。就像咱們養小孩,剛生下來什么都不會去說,到一歲的時候簡單的單詞,三四歲就可以跟你對話。他有一個慢慢的成長過程,不能去催促。大家更多的是扎扎實實做一件事情,中國這塊蠻有潛力。

                        主持人:剛剛亓總跟我們分享到,希望中國的人工智能產品沉下心來安靜的去做技術,能夠從干貨的角度去取得更多的突破。我接下來就想說,這個背后其實是離不開相對應的市場擴張或者說咱們投融資的支持。我們也了解三角獸在這方面算是一匹黑馬了,我們現在已經是有融資到三筆了,我覺得算是在資本相對火熱的情況下更加突出的成績。想問一下您,這三筆投資分別對咱們都帶來了哪些方面的幫助。另外想請您談一談在未來我們的投資人或者是我們的合伙人的選擇上還會有哪些新的拓展?

                        亓超:我們三角獸從去年四月份開始到現在已經拿到三筆的投資,我們剛剛結束的A輪總共三輪一共是8000萬人民幣,我們每一輪投資拿到之后第一件事情是擴充團隊,把更多志同道合在這個方向上有抱負的同學一塊加入進來做這個事情。我們第一輪投資是來自洪泰基金和天善資本的天使輪,第二輪是去年八月份君聯資本和賽富基金2000萬人民幣的Pre-A輪投資,第三輪投資人是東方網易加上恒生電子,整個過程每一個投資人都對我們幫助特別大,積極幫我們找技術的落腳,對市場的探索、渠道,每個人都幫我們往下一階段做努力。

                        像恒生電子也在幫我們一塊去打造金融行業企業方案,因為有他們的數據資源,很容易讓我的AI技術有落腳點。我們更希望大家在這個行業做實際事情,志同道合的,無論是投資方和合作方都有可能合作做一些實在的事情。這塊我們沒有特別傾向性選擇投資方做事情。

                        主持人:也可以借助賽迪直播平臺對外打個廣告,希望如果有這方面比較資深或者是比較專業的投資團隊也歡迎來找我們的亓總,說不定下一個獨角獸可能真的就會誕生在這之中,也可能會給雙方帶來更多的收益。之外就像亓總剛剛暢想的中國人工智能有一天真的會走向世界,讓大家提起人工智能首先就會想起中國什么什么品牌。另外我想問一下,咱們說拿到錢是第一步,您剛才說了三角獸已經拿到3輪融資,那么在資金使用、成本控制和公司運營商,三角獸是如何計劃的?

                        亓超:每次拿到錢后,我們首先會擴充團隊,招募人才。我們公司現在一半以上的人員都是工程師,技術人員,因為我們想沉下心來做實事,做干貨。所以技術人才和團隊是我們最看重的。

                        另外,對于成本控制,我們的辦公區最早和其他創業團隊一樣,是在一間三居室的居民樓里,我們去年才搬到較大一點的寫字樓里。我們之所以在創立之初沒有立刻選定一個高端、豪華的辦公樓,也是因為成本控制原因。我們會把所有資金用在技術人員招募和關鍵環節,在其他環節就會盡力節省成本。

                        主持人:最后,請亓總對人工智能產業的未來談談展望吧,未來的人工智能產業會向哪個方向發展?

                        亓超:人工智能產業一定是解放人力,提高人力效率的,今后一定會更加了解人類的需求,貼合用戶痛點,在更多場景下為用戶提供智能服務。

                        主持人:亓總今天的分享中,提到最多的就是“干貨”一詞,這也讓我們此次訪談成為干貨滿滿、誠意滿滿的訪談,絕不談廢話和多余的話。謝謝亓總今天來到賽迪直播間,給賽迪網廣大網友分享語義識別和三角獸公司的發展歷程,這都讓我們深刻理解了技術和應用的現狀和未來,謝謝亓總!也希望下次三角獸再有新動作或新產品時,能夠再次來賽迪直播間和大家分享!

                        亓超:謝謝!

                        專題訪談

                        合作站點
                        stat
                        新疆体彩十一选五